花花蓝蓝路

[喻黄]一个充满误会的爱情故事4

4


黄少天是从和喻文州开始讨论论文起发现喻文州的不同之处的。


之前自己想破脑袋也琢磨不出的算法思路,喻文州四两拨千斤几句话就让他恍然大悟。这名年轻的博士只是坐在他对面动笔写了两个公式,黄少天就知道那个他一直攻克不了的难点被突破了。


他惊讶地抬头看了眼喻文州,对方的眼里闪烁着笑意。


“顺着这个思路写,”喻文州灵巧地转了转手中的笔,“应该可以行得通。”


黄少天表情复杂地低头凝视稿纸。最终点了点头。


“相信自己,你可以的。”喻文州轻声说道,空气里静悄悄。自从他搬进这间办公室后,房间里总是散发着若有似乎的清香。


黄少天猛地站起来。拿起稿纸就往外走。


他从来不缺少行动力,喻文州的思路有些点燃了他,他现在就想实现这个算法。更何况,在那个房间里呆久了,不知为何,让他分心。




黄少天:我靠,喻文州


黄少天:他竟然把我那个idea的瓶颈十分钟就突破了!


黄少天:喻文州的论文你们谁有,发我


黄少天:哦不用,我想起来他邮件cc给我过


郑轩:[微笑]


苏沐橙:黄少终于被攻略啦?


楚云秀:我没看错吧,黄少天夸喻文州?


肖时钦:看来喻博真的很厉害,连黄少都这么说了


黄少天:苏妹子别瞎说


黄少天:我只是说他有点实力


黄少天:不说了我写论文去


黄少天:不是我哪夸他了???


郑轩:[白眼]




十月,黄少天的论文写得如火如荼,喻文州给他定的目标是国际B类及以上的会议,不是那么好中的。连续熬了好几天夜,有时候半夜困了就趴在电脑前睡,醒了继续写论文。这下轮到喻文州让他休息了,可黄少天一旦写起来就停不下来,跟憋了口气似的非要把初稿完成。


有天半夜在实验室迷迷糊糊醒过来,发现有人坐在自己边上。正在他的电脑前打字。


黄少天浑身一激灵,醒了。同时发现身上还盖着一件不是自己的外套。


“喻、喻文州你怎么在这?”


偌大的实验室里除了他俩,没有别人。夜已深,整栋教学楼都沉睡着。


喻文州闻言也是一惊,转过头:“少天你醒了。我在看你论文,有些地方需要改。”


黄少天掏出手机看了看:“快一点了。喻文……喻老师你不回家?”想了想又问道:“你这么晚还不回去,女朋友不会怪你吗?”他记得郑轩说过喻文州档案上写的未婚。


问完他都没意识到他问了导师一个怎样的问题。大概是昏睡还没清醒,平时的他根本不会和喻文州聊这些。


这下喻文州彻底笑了,这大概是第一次,黄少天觉得喻文州发自内心笑出了声。他的眼睛亮亮的。


“少天,我没有女朋友。”


“喻博您和我开玩笑呢,就您这样还没有女朋友,那我们其他人还混不混了。本来计院女生就少,这下要是传出去,我看哥们也别找女朋友了,周末都出去相亲吧……”


喻文州不说话了,他又转回去对着黄少天的电脑屏幕。


黄少天有些不好意思:“喻老师,要不我来改吧,您告诉我就行。我怎么能让您大半夜替我改论文呢。这要是传出去,冯老头立刻要请我喝茶了,真的,放着我来吧喻老师,我现在罪恶感很重……”


“少天去我办公室睡吧。”喻文州温声说道,语气却不容拒绝,“你需要休息。明天早上你按我写的思路改。”


黄少天呆呆地看着喻文州的背影,他的手上还抓着喻文州的外套,一定是喻文州的,因为外套上也散发那股清香的味道,像清晨的露珠,荷塘边的晚风。黄少天忽然有点分不清这是梦还是现实,眼前的身影看起来格外温柔,一切都那么不真实。


喻文州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么好,是因为挤走了老鬼,他愧疚吗?他好像把问题问了出来,喻文州回过了头,他的眼神看起来有一丝动摇,还有一丝……受伤?为什么……他说了什么?黄少天听不清了,他再次陷入了梦乡……




郑轩:亚历山大


方锐:?


郑轩:早上看到室友从导师办公室抱着毯子出来


方锐:。


方锐:你只有一个室友黄少吧


郑轩:还穿着他导师的外套


方锐:[惊恐]


方锐:现在男学生也可以潜规则了?


郑轩:导师在室友座位上睡着呢


方锐:……


方锐:喻文州让黄少天睡他办公室,自己睡黄少椅子上?


方锐:这什么操作


郑轩:我总有种预感……


方锐:别


方锐:蓝雨不能去了


方锐:我不想叫黄少师母




tbc





天天是怎么进鱼办公室的呢,emmmm

评论(5)
热度(18)

花花蓝蓝路

上班摸鱼

© 花花蓝蓝路 | Powered by LOFTER